在媒體上看到有兩個來自倫敦最好的法語學校的年輕人,把銘慧請到學校去講她的遭遇,我們對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產生了興趣。

他们是Felix和Martin,那时还在位於南肯辛頓(South Kensington)的戴高樂中學(Lycée français Charles de Gaulle de Londres)读高三。南肯辛頓是寸土寸金的倫敦城裡價格最昂貴的地區,而戴高樂中學是法國境外最好的法語學校。

採訪地點定在Martin家裡。僻靜的小街,青磚地,爬牆虎,在陰沈的冬日倫敦,依然顯得頗有生氣。開門的是一位典型的清秀的法國女子,她很快帶著小兒子出去了,留給我們一幢整潔安靜的房子。

Martin的家是連棟小樓,樓下是飯廳,客廳和Martin的臥室在光線充足的二樓。整個屋子的格調乾淨透亮,又不失藝術氣息。白牆、電視、淺色沙發,剩下的裝飾,就是家人的照片,和一排又一排,一架又一架的書籍。所有可見的家具上也都擺著書。

Felix個子很高,美、法、巴基斯坦混血給了他一頭油亮的頭髮和帥氣俊朗的外表。Martin則更像是典型的英國人。我注意到他的手臂很長,而且壯碩有力。我問他們平時玩什麼。高個子的Felix回答他喜歡打籃球。而Martin玩的是英式足球(Rugby)。

看過《老友記》的人,應該記得Ross為了在英國女友Emily面前證明自己是個男子漢,逞強參加英式足球(Rugby)比賽,最後血泥交加的被攙扶著回到了Central Perk咖啡館。對,就是那個Rugby。

Martin的房間裡就有他留著鼻血渾身泥土的照片。“那個時候我就打敗了比我個頭高很多的人。”指著照片,Martin有點小得意。牆上巨大的M上,掛著他贏過的大大小小的比賽的獎牌。

我問Martin有沒有受過傷。他說他曾經折斷過自己的胳膊(或許是手)。我問他為什麼沒有選擇足球?(我其實是想說,也許玩足球就不至於受傷這麼厲害)

他回答,他喜歡Rugby的團隊精神,而足球則更多彰顯個人英雄主義。他不喜歡那種自我中心(ego)的東西,他喜歡大家一起合作,一起拼搏。

他的回答給我印象極深,也讓我對他有些肅然起敬。

雖然片子裡用到的採訪不多,但是我們的採訪進行了一個鐘頭。他們很詳細的講述了他們接觸到法輪功這個話題,一直到他們很努力的把這個話題帶入課堂的全過程。

最早知道法輪功,如片中所說,Martin和父亲路過使館前的抗議點,父親給他解釋了法輪功遭到迫害是怎麽一回事。後來習近平訪問英國,兩個年輕人路過議會的時候,看到了法輪功的請願,就和學員聊了起來。他們聽到的故事,讓他們震驚,於是開始自己在網上搜集訊息,包括閱讀近80頁的相關的聯合國報告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報告等等。

他們還對比了海外的報道和中共官媒,包括CCTV的報導(Martin補充說’CCTV’這個名字十分貼切CCTV news, which is quite perfectly named,Felix聽到這裡哈哈笑了。在海外,CCTV通常是“中央監控電視”的縮寫)。中共媒體給的數字很簡單,而聯合國报告報告則十分詳盡:有醫院的證詞,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和醫院裡器官移植數量暴增驚人吻合等等。Felix補充說,他印象最深的是,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可能要等一千來個日子才能等到一個器官。而在中國只要十五天!你甚至可以預訂你器官移植的日子(就是說供體將會,或者說必須,在患者預定的那天死亡)!種種跡象都證明,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這個驚人指控绝非空穴来风。

然後把他們的研究結果帶入課堂。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兩個年輕人需要自己準備一切:先要得到老师的支持,然后自己安排研討會的內容,找到法輪功學員做講解,邀請觀眾(他們邀請的對象不光是自己同班同學,而是全校兩千多名學生),做研討會的教室經常被預定,所以需要既是教室空閒的時間,又能保證學生能來聽研討會⋯⋯

這是一個冗長的計劃、安排和走行政流程的過程。因為純粹是他們自己發起的,老師沒有義務幫助他們,甚至老師也是需要聽到這些故事的人。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兩個年輕人自己安排的。為了這一次研討會,他們足足籌備了好幾個月。

最後,他們的研討會迎來了一百來名個學生,十位老師,還有兩位行政人員。研討會分為兩部分,第一部分是播放《自由中國》的影片。第二部分,包括銘慧在內的幾個法輪功學員走上講台,講述他們的故事,並回答學生和老師的提問。

銘慧的出現,讓研討會變得感性起來。正如Martin所說,你可能聽說了很多數字:一千個這個,一萬個那個,可是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,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講述她親身經歷的苦難的時候。這些數字被賦予了更加沉重的意義。

他们的愿望是希望再举办更多的这样的研讨会,邀请更多的学生和老师来参加。話題也不僅限於法輪功,還有西藏问题,维族问题等等。

採訪結束後,我們在Martin的房間裡拍空鏡頭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鋪天蓋地的書。書桌旁,書籍做的書架上(這是近年來最in的DIY書架)摞著二十多本書。

這是兩個很有思想的年輕人。Felix對政治很感興趣,這也是他將來的學習方向。在倫敦的法語學校,他們除了雙語流利,還會同時學兩國的文化、文學。Martin的房間裡有經濟學的複雜數學公式,也有亞里士多德的哲學教誨。Felix所說,哲學和政治是相通的。哲學思想似乎也在幫助他們理解當今世界發生的種種。

採訪結束,我們約他們一起去附近的土耳其餐廳吃肉捲。這顯然讓有中东血统的Felix大為開心。Martin知道了我們的計劃,什麼也沒說,直到我們進了小店,他才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條麵包——他好像是對某些食物會過敏。我們十分過意不去,他卻向我們道歉說是他的飲食比較挑剔。

 

這是一篇關於影片街對面的燭的博文,敬請觀賞!

請發表評論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